第九届中国创投融资发展高层论坛嘉宾谈话关注膜产业

2014-04-18 18:53:15 admin 182
来源:新浪财经 / 时间:2014-1-16 11:48:37
  据新浪财经网2014年1月15日讯 “2013(第七届)中国创业投资价值榜暨2013(第九届)中国创投融资发展高层论坛”于2014年1月9日在北京举行,分论坛特设清洁技术专场。
  以下是这场分论坛演讲实录:
  主持人:接下来进入到圆桌讨论环节。污染监测和治理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雾霾治理迫在眉睫,作为投资行业价值究竟有多大?
  有请嘉宾主持同创伟业董事总经理王维、英飞尼迪集团董事总经理胡斌、维思资本董事总经理李泓辉、纪源资本合伙人于立峰,国家开发银行处长陈传进,有请各位。
  嘉宾主持同创伟业董事总经理王维:感谢主办方让我们在中国的清洁能源领域跟各位老朋友一起分享探讨一下未来清洁能源发展方向。确实过去两年发生很多变化,不仅是2012年以来中国传统制造业面临的冲击下滑,也包含我们这里关于光能,风电,电动汽车,清洁能源和治污领域,我们面临一些新的拐点和机遇。
  首先介绍我自己,我是嘉宾主持同创伟业董事总经理王维,同创伟业已经参与并购超过了25家企业,这里面很多项目也是我负责的,各位嘉宾用简单的三五句话把每个机构作简单介绍。
  纪源资本合伙人于立峰:我是纪源资本合伙人于立峰,纪源资本是2000年进入中国,已经有十多年历史,我们现在管理总规模是100亿,我们一共投资129个项目,其中59个已经通过上市退出,现在我们重点关注的领域一个是TMT还有一个大健康,还有大消费,大健康主要是节能环保和医疗服务,我们希望有机会与在座各位合作。谢谢大家!
  英飞尼迪集团董事总经理胡斌:大家好我叫胡斌,来自英飞尼迪集团,从2003年进入中国,到现在大概10年了,过完春节会搞一个10年庆。我们主要投资方向是高新技术领域,也是新兴技术产业领域,包括今天所说的节能环保,TMT,生物医药,都是重点投资领域。在过去十多年我们在节能环保领域,包括水处理,包括垃圾处理,土壤改良,包括一些新能源里面的一些材料,也包括一些半导体方面,我们都做了大概100多个项目投资,其中很大一部分我们都是并购退出,在今年开闸的公司里有我们投的企业上市发行,希望大家关注。谢谢大家!
  维思资本董事总经理李泓辉:我是维思资本董事总经理李泓辉,负责的是亚洲投资基金,刚才陈处长也介绍了无锡尚德,这都是我们2005、2006年成名之作,当时2005年投了无锡尚德,2006年投资江西赛维,一年半以后都是10倍回报,太阳能也是*早介入的,也是赚到了*丰厚那一块,当时我们2008年因为金融危机,团队独立出来,2009年9月份我们正式成立维思资本,我们一期关注了一些风能,核电零部件行业,目前我们关注的行业包括传统的清洁能源,还有一些环保项目如:水处理、大气治理,这都是我们重点关注的一些领域,除了这些领域之外我们还有包括医疗器械、TMT,我们还和同创伟业一起投了,凤凰卫视传媒,今年刚刚投了一个做膜的企业,资金配置上(与其他机构)大同小异,希望多合作。
  嘉宾主持:大家也看出来,清洁能源和清洁技术很难分离,从北京到上海雾霾对大家生活影响很大,我们肯定很关注清洁技术未来发展是怎么样的方向,这里(投资机构)不仅有传统的互联网投资项目,同时又很多新能源里的一些建树,请问于总,清洁能源,清洁技术,两三年来有哪些投资细化?请讲一下。
  纪源资本合伙人于立峰:我们往往是和新能源环保节能绑在一块说的,在过去我们面临的现状是什么?大家说风光不再,无论风能、光能,风光已经消失了,刚才他(李泓辉)说及时撤出,及时赚了一大笔。现在都说投了太阳能项目什么的,大家都觉得他脑子进水了,在未来十年内,或者短期3~5年内,在清洁能源领域里是不是有机会,有切入的地方,我们知道维思是有导向性的,要有早期介入,宏观判断,现在我们说清洁能源进入了一个大的持续下跌的过程,这个过程不光反应在能领域,同时反映在资本价格,投资过程中大家肯定要看宏观环境和价格,在价格基础上投了一个资本金公司,能源公司,国际价格是持续下跌的,所以你的马颈是一直被压缩的,投资人要拿到风头回报大家觉得难度比较大。从我个人角度讲,现在如果是一个爆发式新能源品种出来,大家讲过去一年当中,风光不再,生物智能也做了没做起来,美国说液燃气,至少在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大的液燃气田开采,介入的角度是什么?我认为液燃气水处理这是一个角度,但是我相信未来的液燃气机会挺多的,只不过找什么切入的点,中石油中石化也一直在探索。
  第二,我认为3~5年内节能领域可能会是重点关注的领域,前段时间一直在说特斯拉,电池制造、电池相应的节能领域的投资,我个人认为在未来3~5年里,从新能源角度和清洁能源角度会有很多机会。
  嘉宾主持同创伟业董事总经理王维:于总给我们做了一个跨行业,清洁能源技术方面的交流,我这里其实还有一个问题,刚才于总说现在再投风光的话脑子进水了,因为要面临很大波动,有液燃气,美国会成为第一大能进口国,2020年以后变成能源出口国,不仅对经济,对世界产生很大影响,以原油为指标大宗产品会有一个长期下降同套,这意味着一个是以金砖四国基础建设进入尾声,清洁能源行业也面临很大挑战,李总你们下一步还投吗?
  维思资本董事总经理李泓辉:我们在2011年实际上已经看了很多太阳能项目,我们没投,现在确实证明于总决策正确。2011年,不说名字了,他们有投太阳能多晶硅的,20亿50、60亿投资进去现在基本上高位套牢,还有我知道很多同行投多晶硅切片,那时候利润不错,投资一个公司关键看行业排名,非常重要,我个人认为2010年你投上游原料,切片,这个产业链已经没有太多机会,但是整个行业来说,我个人来部分认同陈处长的讲话,太阳能行业会起来,我个人认为几块:
  第一是储能。某些耗材,下游电站,不适合PE投,上游适合五大集团,像国电,这个行业大肆整合,投了电池片,规模非常大,部分环节适合我们PE投,我们看好的短期风能和电不一定有太多投资机会,像日本地震前那么热,不太可能,不过还是会复苏的。我们刚投了一个膜的项目,除了污水处理,大气治理,水治理,还看好有核心竞争优势的新材料,为什么还要投膜项目?刚才于总介绍到液燃气水处理,以前像这种废水处理是传统深化法,成本低,这两年水价上涨,污水处理也成本上涨,所以实际上未来3~5年有突破技术壁垒的膜的可以投资。
  有其它处理膜,金属膜,像一些特种金属的通过金属膜的方式排放之前进行过滤,有核心技术的公司我们还是非常看好。
  嘉宾主持人同创伟业董事总经理王维:大家提到核心技术,就必须要提到一个国家,以色列,因为只有700多万人口,但是他在上市公司家数比中国和韩国加在一起更加多,中国是清洁能源大国,刚才提到膜技术,海水滤膜,核心技术在以色列手中掌握,我们请教英飞尼迪集团董事总经理胡斌,跟以色列的合作和未来趋势,如何有结合点,和站在高度上的技术前瞻性判断。
  英飞尼迪集团董事总经理胡斌:有时候会对比一下以色列、欧美技术创新公司他们研究领域和进度上,前面讲的水处理以色列走得确实比较前面一些,用的不同工业路线不太一样,在膜上面,我个人感觉,我也特别同意前面几位老总讲的,清洁技术热点和未来投资趋势,我个人坚决认为作为一种清洁技术,总是有机会的,机会还是挺大的,两个问题,一个是技术驱动性,新的技术把原来技术替代以后,更经济、更有效率,这种内在的把行业提高。还有市场需求在那,比如雾霾天气空气质量的改善,我原来有朋友搞了一个生产厂,生产空气净化器,现在淘宝一天卖两、三千台,以前一个月卖不了1台,但是没有前两年积累的技术,如果现在才投的,就跟大家同质化了,竞争激烈了我们投资要有超前眼光看待问题。
  包括在水里,污水技术,市场上没有特别革命性的东西,但是在污泥方面可能会有一些新的技术出现,污泥处理,大气环境我个人感觉,我到以色列看了一些公司,没有特别让人感觉到引起行业变革的东西。
  我个人感觉我们作为VC投资人,这些热点需要关注。还有储能这个,要解决体积大的问题,能够储下去,而且还能放出去的问题,能够跟电网波峰波谷对应起来的问题等等。现在很多解决不了,占地面积很大,又不能很小的在城市里储能。所以以上问题的一个技术上突破,一个革命,如果能做到当然是很好的事情。
  主持人:其实大家也已经听到陈处长给我们做的主题演讲,如果想找资金,像几千万的小钱,找我们,找大钱还是找陈处,我特别想了解我们未来风光有没有像您说的真的面临一个转机,我们发电成本在7、8毛钱以上,提高到18、19,整个上网电价还是1块钱多一点,难度比较大,如果没有以前的产业价值,您真的还看好风光产业吗?
  主持人:旁边大家不停点头,于总一直没表态,您是否有一些不同看法合理性探讨。
  纪源资本合伙人于立峰:王总唯恐天下不乱,我不让他阴谋得逞,我就三个观点:第一,陈处讲话完全正确;第二,王总完全正确,第三,本人的话也完全正确。
  太阳能和风电机会是有的。我为什么说投风电脑子进水了,其实*重要的是,不是说哪个行业一定能做,哪个行业一定不能做。这么看不是投资人,只不过是什么时候做什么时候切入,切入早了就是先烈,可能被后面来的拍死在沙滩上,切入晚了就是骨头和汤了。以前火有原因,现在沉寂也是有原因的,未来起来,什么时候是出发点,陈总说得对是因为要有新技术,现在整个产业规模上,找到新的突破性技术,耐心等等,需要时间,5~10年成熟,也许3~5年,也许需要产业化。
  第二个,现在风电过去5~10年当中发展到很大体量和规模,谁来做?你说得完全正确,你干了50亿,谁做了?只有国开行,但是VC是没有机会的,他只能等新技术,给行业本身带来突破,克服了原来风电造成的东西,还是回归VC本身,因为你不是PE,不是国开行,不是国电集团。如果明天胡总告诉我以色列有一个新技术特别适应中国,你投吧,我肯定跑得比兔子都快。这是我的观点。谢谢!
  嘉宾主持同创伟业董事总经理王维:大家有很多想法分享,其实我觉得每一个投资人都会有自己的事业,拼在一起就是行业全貌,除了行业之外要关心系统风险,大家知道国内并购条件发生质的变化,像联交所闪电并购国内很难有机会。大家说的时候胡总一直在思考,我们想请胡总分享一下对并购、亏本企业上市,对清洁能源是不是很好的契机。
  英飞尼迪集团董事总经理胡斌:我们做的是技术并购,包括我们在以色列把一些亏损的技术类小公司买了,卖给中国公司,甚至也可以在中国建一个合资公司,我们做的就是跨国的跨境的交易,上个月我特意去了以色列,看了一个企业,当然跟今天没关系,做心脏手术保护器械,有人看好,收购一家企业花了2.4亿美金,我看的企业比这个企业还大一点,人家出价还便宜一点,像这种类似很便宜的,中国又有市场的,买卖就好做。
  好象以色列有点热,中国企业家组团去拜访,一方面学习这个国家的创新精神,另一方面想看一看好的技术公司,因为中国人有钱了,以前买东西,现在买公司。而且以色列公司开始主动到中国市场开拓业务,原因我分析了一下,可能有两点:因为以色列是犹太人基因,投资人是来自美国,定位就是美国,吸引美国消费者市场,中国人去得多了,中国投资人开始要求了,为什么不到中国来,所以就到中国来,确实进步很大,特别是保护知识产权方面,以色列敢来了,以前他觉得中国人太聪明了,在工厂转两圈,拍两张照,回来就产品出来了,模仿出来了。西北地区我去过问董事长,你自己说说,你跟以色列学习的产品道理是什么?他到外说一样,他说差别不大,就差阀门上,我阀门比他差一点,其他没问题,我东西比他便宜,而且买东西的人都是政府买单,以色列东西很贵,虽然可以用5年10年,所以这里(以色列)从欧美2008年金融危机到现在还没有复苏。
  我碰到很多犹太人,与他们打过交道,许多大地产也到中国投资,希望有中国投资人、企业家过来买他的东西。大家一定要去以色列看看,特别是节能环保,大气污染检测监控,传感器,物联网,水处理,膜方面,投资机会很多。谢谢大家!
  嘉宾主持同创伟业董事总经理王维:胡总一提到核心技术就说以色列,好像中国没有核心技术。现状很让人悲摧,其实中国确实没有核心技术,我们一些纠纷还没有结束,以及整个风电和太阳能领域,核心技术并没有掌握,我们是集成,陈总您见过很多,*终就变成产能,能不能学一些新的东西?
  嘉宾主持同创伟业董事总经理王维:陈总还是慷慨激昂,对中国未来十年发展,特别是技术突破,提出了新的机遇和看法。
  我知道维思资本,跑得快的企业是他们的方向。中国现在又面临一个资本市场的重构,环保部提出1.9万亿的投入,各个省也提出了量化指标,资本市场非常热衷于出现好企业,你们在排名上哪些进入拐点了,以及3~5年的判断。
  维思资本董事总经理李泓辉:我们前期研发花了4~5年,起飞阶段是作为重点投资的方向,我们看好的范围有点广,我觉得我们还是围绕着一个领域的技术,有没有一个核心技术,刚才陈处长也讲了关于太阳能行业实际上还有很多核心技术,新的创新,我补充一点,比如我们之前看的薄膜太阳能等,我们密切跟踪,过去两年多时间,我们一直在跟踪有几个企业,之前看可能有点早期,我们了解到,*近看的一个股市已经连通,全国有发电站,已经签了很大定单,我们关注是不是生产正常,客户应用情况怎么样,到了一定阶段,可能像ODK当初一样,投产之后3~5个月投进去的,除了太阳能以外,还有一些储能的项目也在看。
  但是,什么时候正式成为一个拐点,说实话是不好把握的一个事情,这个可能需要你在行业内有比较长的时间的跟踪。同时你对技术一定要有一定了解,所以可能还需要花一些时间。
  第二个,关于整个水处理、大气治理等等,我刚刚提到膜技术,其实也是处在这么个拐点。对中国现实来说水处理是*核心的不是膜法,加起来170亿市场,整个污水处理是几千亿的市场,从这个角度来说有很大空间,这个空间怎么样去挖掘?只有膜的成本再大幅度下降,比如像纳滤膜、反渗透膜。
  确实都是海归,在中国批量生产还有一段距离,不是光技术问题,还有整体配套,包括设备,机械灵敏度,还有材料,以反渗透为例,用国外欧洲的,(无纺布)的质量跟不上,整个体系需要时间。
  简单就说这些。
  嘉宾主持同创伟业董事总经理王维:大家确实分享了不同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清洁能源市场未来,应该说每一笔投资,是一个排名的考虑,拐点的考虑,投资的考虑,同时中国投资大环境也是需要我们充分考虑的,我们了解美国八十年代末,一年800~900家,美国85年上市公司达到1000多家,同时台湾,上市公司1400家。目前我们中国1千亿,不够农业银行1500亿三分之二,中国市场面临很大挑战,对于大清洁能源,特别是早期技术,偏并购,整合,应该说中国是底部和拐点,我们了解过去五、六年以来,收益*高往往是08年前后的投资。是没有关注太阳能之后进入的,相反资本的高点,不是投资人笑得起来的时候,中国的资本市场发生变化,清洁能源也在悄悄变化,跨境资本流动变得更加频繁,以及中国清洁能源无论我们需要重视,不需要重视必须要做这样一个行业,这里面机会很多,这就是我的观点,刚才胡总提到我的观点,我观点与大家一样,这个市场机会很多。谢谢在座嘉宾,也谢谢在座各位媒体和朋友。我们会场到此结束。
首页
产品
案例
电话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