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膜+鸿运扇”解决方案花费百余元就可让PM2.5减半

2014-04-18 18:56:28 admin 62
来源:《南方日报》记者 晏磊 / 时间:2014-1-10 11:38:09
  据南网2014年1月9日讯 昨日,广州污染程度持续降低,大部分站点处于轻度污染。但广州的雾霾污染不可不防,如1月6日夜间,广州市31个空气监测站点中,20个站点呈紫色“重度污染”。重度污染站点的首要污染物均为PM2.5,污染浓度*高的站点如海珠沙园站,高达200微克每立方米。
  记者走访广州市数家商场发现,空气净化器的销售情况相对火爆。不过,一台动辄千元甚至数千元的空气净化器,加上每年更换滤膜的费用,让许多低收入家庭望而却步。
  本月,一则“166元DIY廉价空气净化器”的网帖,在微信中竞相转载,这也让环保爱好者十分好奇,这个廉价的净化器,真的有效吗?上周日,记者联合广州市绿点公益环保促进会,按照网帖作者的建议,打造了一台“滤膜+鸿运扇”的廉价空气净化装置。实验采用了我国环保部门普遍使用的同品牌PM2.5监测仪,对其过滤污染物的效果,进行了长达8小时的检测。结果表明,廉价空气净化器从性价比来说,是相对理想的选择,也非常适合低收入家庭使用。
  德国博士网推廉价空气净化器
  这个发表在创客网“wemaker”的网帖,作者“Thomas Talhelm”自称是来自德国的社会心理学博士,目前在北京常住,担任2012-2013年驻北京的Fulbright学者。
  Talhelm表示,他从网上购买了一台小型的58元立式风扇(即鸿运扇)和一张价值108元左右的HEPA滤膜,做成了一台廉价空气净化器,总花费为166元。
  所谓HEPA滤膜,是一种由叠片状硼硅微纤维制成的空气过滤装置,外形类似厚厚的无纺布。百度百科词条显示,这种滤膜是专门为去除和过滤多种空气中的污染成分而设计,能挡住99%直径在0.3微米及以上的颗粒,也能挡住更小的颗粒,范围涵盖大部分PM2.5。HEPA滤膜,也是目前市面上主流空气过滤器产品的核心部件。
  Talhelm表示,他用一条宽布条,将HEPA过滤网固定到风扇正面,然后开始了测试。测试使用的空气质量监测设备是Dylos DC1100 Pro Air Quality Monitor,它能测出每0.01立方英尺(0.000283立方米)内直径在0.5微米及以上的颗粒数量,还有直径在2.5微米及以上的颗粒数量,这个测试仪器在美国亚马逊上售价261美元。
  他自称测试持续了一个月,几乎每天都在密闭的房间中,发现廉价空气净化器的效果,与市面所售的国际品牌空气净化器相差无几。
  网帖中,Talhelm给出了相关使用监测数据和结论——在使用廉价空气净化器后的数分钟内,房间中的PM2.5浓度,下降了两倍左右,而持续使用两小时后,浓度则下降了22倍左右,此后的6个小时里,房间内的PM2.5浓度几乎没有上升。
  设备总价不超165元
  本报记者与绿点公益环保促进会的志愿者们,在网帖作者的邮件指导下,制作了一台原理相同的空气净化器,并于1月5日进行了实地测验。
  净化器由一台美的鸿运扇和一张HEPA滤膜组成。鸿运扇取自记者家中,价格为90元左右;HEPA滤膜则购自淘宝某空气净化产品专卖店,价格为75元,廉价空气净化器的总价格约为165元。
  实验地点选在绿点的办公室,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房间的窗户临街,楼下则是交通繁忙的江海大道。实验所使用的监测仪器,是一台品牌为“赛莫飞世尔”PDR-1500的个人便携式空气颗粒物监测仪,该监测仪系来自美国的品牌,该公司生产和研发的系列空气监测仪器,已经是我国环保部门目前普遍选购的空气监测仪器产品。
  该台仪器的所有者——某环保组织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台产品价值5.3万元,仅有普通台式电话机大小,但监测效果非常好,同时还能实时记录监测数据,并能够将数据导入电脑,形成标准的数据曲线。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潘小川教授所在的研究团队,曾借用这台仪器,进行了两周的测试,他认为这台仪器的监测能力,无论是精确性和灵敏性都很棒。”相关负责人表示。
  测试
  开启半小时 空气质量变“良”
  试验时间共分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模拟不同的环境空气条件,总跨度为8小时,从14时30分直至夜间22时30分。
  第一个阶段,实验小组在保持房间门窗皆紧闭的条件下,让净化器开足了整整4个小时。实验开始时,距离实验地点*近的空气监测站点为海珠赤沙站,实时空气监测数据为88微克/立方米,房间内的PM2.5实时浓度则为98微克/立方米,已达到“轻度污染”的水平。
  净化器开启半个小时后,房间内的PM2.5浓度,则迅速下降至50微克左右,达到空气质量“良”的标准,几乎下降了一半。此后的三个半小时,房间的PM2.5浓度,始终保持在50—70微克之间。
  与此同时,赤沙站的PM2.5浓度,则逐次攀升,至下午18时30分左右,该站点PM2.5浓度已攀升至116微克/立方米,已达到“中度污染”标准。
  第二个阶段,实验小组将净化器关闭,接着将门窗全部打开,把户外的脏空气引入室内,在短短十分钟内,室内空气的PM2.5浓度就迅速上升,直至与赤沙站实时数据平齐的状态。
  之后,实验小组于18时45分,再度将门窗紧闭,半个小时后,室内PM2.5浓度再度下降至70微克/立方米,依然维持在“良”的标准,且该浓度值在此后半个小时没有发生变动。
  第三个阶段,实验小组于19时45分再度将门窗全部打开十分钟,此后又将门窗留出缝隙保持与室外的空气流通,缝隙总面积约为一张A4大小。
  此时赤沙站的实时监测数据为,PM2.5浓度175微克/立方米,已达到“重度污染”标准。再度经历半个小时的净化,空气净化器将室内的PM2.5浓度,降至84微克/立方米,达到“轻度污染”标准。
  通过此次实验,实验小组认为,效仿网帖所述的廉价方式,制作一台临时空气净化器,从性价比来说,是相对理想的选择,也非常适合低收入家庭使用。
首页
产品
案例
电话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