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微量污染物对人类的威胁引起各国专家学者的警觉

2014-04-20 18:13:00 admin 321
来源:《中国建设报》记者 王庆 孙学学 / 时间:2011-7-13 15:36:41
  据中国建设报网2011年7月8日讯 没有水就没有生命的存在。在经济的发展越来越依赖于水资源的今天,我们的水环境却面对越来越多挑战。工业生产和生活排泄所产生的COD、N、P等常规污染一直令环保工作者头疼,近年来微量污染物对人类生活用水安全和健康的威胁也正悄悄降临。
  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有学者就注意到环境中的某些化学物质能干扰正常的内分泌功能,近年来进一步明确了这类物质具有类似体内激素或抗体内激素的作用。流行病学研究资料表明,野生动物和人类的生殖发育系统、免疫系统、神经系统和行为异常以及某些肿瘤的发生率上升与环境内分泌干扰物有关,而其主要污染途径就是水环境。
  前不久在清华大学环境学院举行的“水中微量污染物国际研讨会”上,来自美国、法国、德国、瑞典、澳大利亚和国内的50余名专家学者,就水中微量污染物对环境影响的最新研究成果进行了相关研讨。
  对公众健康危害更大
  水环境污染必然影响城乡居民饮用水安全问题,直接饮用地表水和浅层地下水的城乡居民饮水质量和卫生状况难以保障。根据调查,我国地表水饮用水水源地不合格的约占25%,其中淮河、辽河、海河、黄河、西北诸河近一半水质不合格。
  水中微量污染物作为新型环境污染,对饮水污染所带来的危害与微生物所造成的污染不同,主要健康危害是长期接触后造成的有害作用,特别是蓄积性毒物和致癌物质。
  微量污染物包括多种化合物,例如由人类活动排放入废水中的清洁剂、杀虫剂、增塑剂、遮光剂(抗紫外线防护因子)、汽油添加剂、阻燃剂、激素、药物(例如避孕药物)和化妆品等多种有机物。这些化合物虽然与常规污染物相比,其浓度很低,但由于常规的污水处理技术不能对其有效地去除,微量污染物被排入湖泊、河流等地表水中,最终也会进入饮用水中。
  微量污染物以有机污染物为主,有机物种类繁多,成千上万,而且每年以上千种增加。大多数人工合成的有机物形态稳定,在环境中需要几年乃至几十年的时间才可能降解成为无害的物质。这些化合物难以被生物分解并将被生物富集于体内,使生物体内的浓度大大升高,并通过食物链的作用传递。许多种人工合成的有机物具有致突变、致畸变、致癌变作用和毒性。相对于水体中的天然有机物,它们对公众的健康危害更大。
  2009年美国公布的一项调查报告表明,在24个大城市的饮用水中检测出性激素、镇痛解热药、抗生素和镇静剂等多种药物成分,美国至少有4600万人在日常生活中饮用这种存在安全隐患的水。据相关人士介绍,虽然我国没有对饮用水进行专业的普查,但通过对部分地区的初步研究结果表明,我国的饮用水也存在着相关的问题。
  可使鱼类发生不可逆的雌性化
  在快餐店每个人吃油炸食品的时候都会给一张包装纸,而油脂不能穿透包装纸,这里的原因是包装纸中含有一种叫全氟辛酸(PFOA)的物质。经过检测发现,很多人的血液中都含有这种微量有机污染物,并且连北极熊的体内都含有高达3112ng/g的全氟辛酸。
  本次研讨会上,来自美国的苏珊·查理森教授介绍,包括全氟辛酸在内的微量有机污染物通过一些途径进入生物的体内,对水生生物和人体都有巨大的危害:欧美的相关研究发现,与常规污染物不同,微量有机污染物大多具有内分泌干扰性,使鱼类发生不可逆的雌性化,导致人的生殖能力降低,慢性生物累积性中毒,提高人患膀胱癌风险等。国外不少研究证实,日渐突出的欧洲男性不育问题就与微量有机污染物相关。
  苏珊·查理森教授还介绍了一种叫做高氯酸盐的新型污染物质,这种微污染物最早在美国发现,但最近在很多国家的食品中也被检测出来。调查显示,在多于50个国家中的350种食品和饮料中都可检出。不仅如此,高氯酸盐还能在植物中积聚。2003年,美国一家媒体报道显示,在南加州的全美运河支流科切拉运河中也含有高氯酸盐。高氯酸盐用于固体火箭推进,对甲状腺功能有所影响。美国环境保护署已经决定制定饮用水中高氯酸盐的含量标准,将在24个月内完成建议标准,届时将对外宣布。
  “更让人担忧的是,微量有机污染物对本代人的影响可能不太显著,但其持续作用可能对以后的几代人都有干扰作用。并且其变异是不可逆转的。”相关人士介绍说。
  资源共享共谋合作
  微量污染物在水环境中广泛存在,对生物体生存和繁衍危害巨大,是改善水质、保障生态安全的一个世界性环境问题。对于污水中微量污染物的去除,常用的方法包括物理方法、高级化学氧化和生物降解。物理方法主要包括活性炭法和膜分离技术,这两种技术对微量污染物具有较好的去除效果,但活性炭的吸附能力随着运行时间的增长和微量污染物浓度的增加而减弱,而膜分离技术对微量污染物的去除效率受微量污染物的物化属性和膜本身特性等因素的影响;高级化学氧化法降解微污染物的关键是氧化剂的选择,氯化去除微量污染物易产生副产物,相比而言O3、UV/H2O2和其他联合技术对微量污染物的去除效果更明显;生物降解微量污染物的效果主要受处理工艺类型、水力停留时间、泥龄、温度、溶解氧等因素的影响。
  国际合作在应对由环境恶化带来的全球挑战中显得日渐重要。为应对微量污染物对水环境的挑战,包括美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和中国在内的全球诸多科研机构都在研究新型的微量污染物去除工艺。作为环境工程方面的领先者,清华大学-威立雅环境先进环境技术联合研究中心最近也组建了科研小组来研究这一重要的水环境安全问题。“解决污染没有边界。”威立雅亚洲首席执行官穆乔石先生在此次研讨会上这样说。
  水环境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受气候等自然现象和人类活动的影响很大,进入水体的污染物成分和数量也随时间和空间变化,污染物在水体中的稀释、扩散、分解和沉淀既遵循固有的变化规律,又存在不确定性变异。
  为有效控制我国的水环境污染问题,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余刚教授建议:我国应有计划地开展水环境中微量有机污染物普查,弄清全国饮用水源地的情况;要千方百计地保护好饮用水源地,避免微量有机污染物进入水源;研发污(废)水深度处理新技术和新工艺,有效地控制微量有机污染物进入水环境。而这些都需要政府及其职能部门对这项工作的重视。
首页
电话